当前位置:首页 >> 立法动态

上海水法废旧立新:河长制入法,拟实施最严水资源考核制度

2017-07-31

  《规定(草案)》针对未取得排水许可证排放污水的行为加大惩处力度,在原处罚基础上设定了按日连续处罚条款。

  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39次会议25日听取了《上海市水资源管理若干规定(草案)》的说明及解读。此次制定法规是废旧立新,《规定(草案)》共 37 条,将河长制法制化,并明确最严格水资源考核制度。

  此次制定法规是废旧立新

  今年 6 月,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修改决定,首次将“河长制”写入法律。为贯彻落实国家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战略部署,建立健全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有必要总结试点经验,制定“最严”要求的《规定(草案)》。

  “此次制定法规是废旧立新。”市水务局局长白廷辉说,1992 年 10 月,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办法》,是本市综合性的水资源管理法规。之后,本市陆续出台了供水、滩涂、河道、防汛、饮用水水源保护、地面沉降防治等方面的单行法规以及节约用水、取水许可等方面的政府规章。 《水法实施办法》的制定依据是 1988 年的老《水法》, 2002 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全面修订颁布了新《水法》,并且,《水法实施办法》中有关防汛的内容,本市已另行制定《上海市防汛条例》予以规范。因而《水法实施办法》在实务中基本不再适用。

  另外,本市水资源领域现行多部单行法规中,部分已实施 20 多年,有修改完善需求,但近期难以一揽子启动和完成修改。“因此,从节约立法资源、减少立法成本、探索‘立法小集成’ 的角度, 有必要对《水法实施办法》进行废旧立新,完善其他相关单行法规中亟须修改的部分内容,制定出台《规定(草案)》。”

  明确最严格水资源考核制度

  本市实施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规定(草案)》结合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试点经验,明确规划水资源论证制度。由于工业园区一般取用水量较大且集中,在规划编制阶段统筹考量布局与水资源承载能力的适应性极为必要,故明确工业园区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时,由水务部门开展水资源论证, 结论经综合平衡后纳入规划编制成果;同时在此基础上,对建设项目水资源论证予以简化。

  结合海绵城市建设要求,推进非常规水资源利用,此次立法首先从源头上明确非常规水资源开发利用的相关规划要求,以及配建低影响开发雨水设施和再生水利用设施的内容;其次明确市政、绿化等用水优先使用雨水和再生水,以及污水处理厂、自来水水厂浇灌厂区绿化、冲洗道路和设施,应使用尾水和反冲洗水。

  河湖健康评估目的是了解河湖的生态情况及河湖健康出现问题的原因,掌握河湖健康变化规律,为河湖有效保护、治理和合理开发决策提供支撑。此次立法设定了河湖健康评估制度。《规定(草案)》总结本市黄浦江及其上游支流河湖健康评估实践经验,将河湖健康评估工作法制化,要求主管部门每年按照本区域河湖健康评估计划,对骨干河道、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范围内河道以及其他河道等作“体检”。

  此次立法明确最严格水资源考核制度。要求市政府将区政府落实水资源管理制度情况考核结果,作为对区政府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年度综合考核评价的内容。对取水总量占本市七成左右的特大型取水单位,明确通过考核等方式加强监督管理。

  对违法排污加大惩处力度

  2016 年 11 月至 12 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对本市开展了环保督察,在反馈意见中指出本市在水环境治理、执法监管等方面存在一定问题。此次制定法规是针对性落实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意见的实际行动。

  对照中央环保督察意见,通过立法落实整改要求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意见中涉及水资源管理法律方面的,主要有水务部门核发部分行业排水许可证未执行国家行业排放标准有关要求、对向城市污水集中处理设施排放二类水污染物行为未能严格履责等内容。

  对此,《规定(草案)》针对性明确以下四方面内容:

  一是理顺排水、排污许可管理。 按照《上海市环境保护条例》规定,本市对纳管排放一类水污染物的排污单位由环保部门实施监管,按规定核发排污许可证;对纳管排放二类水污染物的,由水务部门实施监管,按规定核发排水许可证。2016 年底,环保部明确对排污许可实行行业名录制管理,且不以排放污染物类别作区分。由此本市排污、排水许可管理体制与国家要求之间出现差异。所以此次调整为:纳入名录管理的由环保部门依法核发排污许可证,其他所列举行业的排水户由水务部门依法核发排水许可证。

  二是严格排水水质标准。 此次立法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治理本市水环境,明确市政府可以根据本市实际,对国家污水排入城镇排水设施水质标准未作规定的项目,制定地方标准;对于国家相关标准中已作规定的项目,制定严于国家标准的地方标准。

  三是严格执法履责。 一方面重申监管部门及人员应当严格执法、依法履责;另一方面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对监管部门及人员的不依法履责等违法行为进行举报投诉,并规定了后续处理要求。

  四是加大惩处力度。按照《环境保护法》规定,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违法排放污染物,受到罚款处罚,被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依法作出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可以自责令改正之日的次日起,按照原处罚数额按日连续处罚。同时明确地方性法规可以根据环境保护的实际需要,增加前述按日连续处罚的违法行为的种类。由此,《规定(草案)》针对未取得排水许可证排放污水的行为加大惩处力度,在原处罚基础上设定了按日连续处罚条款。

  此次立法针对《上海市供水管理条例》有关供水水质要求方面作了进一步提升,明确推进自来水水厂实施深度净化处理工艺,并细化完善了二次供水设施管理单位对设施的定期巡检、及时维修、安全保障、日常保养、清洗消毒、水质检测等要求。

  将河长制法制化

  此次立法采用多样化方式,健全水资源监督管理制度。《规定(草案)》将河长制法制化。根据新修改 《水污染防治法》关于河长制的规定, 结合国家和本市推进要求,将河长制在法规中予以细化,具体包括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河湖水面率控制、河湖水域岸线管理保护、水资源保护、水生态修复等工作任务,以及建立市、区、街道(乡镇)三级河长体系和各级河长主要职责等内容。

  “通过政务公开倒逼管理。 ”白廷辉说,不仅要求供水企业公开供水水质、水量、水压等信息,同时要求水务、环保等部门按照职责分工,公开水质、水量、水压、河道治理、水环境状况等信息,进一步提升管理和服务水平。

  与大气污染防治类似,水污染同样有联动防治的需要。2016 年,参照长三角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协作机制,长三角区域三省一市和环保部等部委组成了长三角区域水污染防治协作机制。此次立法将这一协作机制在法规中予以明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