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

新华社:领跑“河长制”:太湖流域采访记

2017-06-16

  “我每天早晨7点开始巡河,看河里有没有扔下去的垃圾,也清理绿色的浮萍和白色的漂浮物。”作为上海青浦区赵巷镇中步村伍家埭河和千步泾河的村级河长,58岁的村民王炳林把这项工作干得有声有色。问起近年来河段环境的变化,他脸上的笑容更是欢畅,“现在可是三类水质了,不像以前是黑臭河水。”

  王炳林热爱的工作,正是当前在我国大江南北快速推进的河长制体系中的一个分支。太湖流域是河长制的发源地,如今也正努力打造河长制升级版,将在全国率先建成更加全面、科学、规范的河长制体系。

  太湖流域片:四级河长体系初步建立

  2016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自此太湖流域片河长制工作加快推进。目前流域片内五省(市)均提前出台省级河长制工作方案,市、县、乡级工作方案出台进展顺利,省、市、县、乡四级河长体系已初步建立,大部分地区还向村(社区)级河长体系延伸。

  其中,浙江省6条主要省级河流(流域)设置了省级河长,河长体系进一步延伸到小微水体,共配备各级河长5.7万余名,形成了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的河长架构。

  江苏省18条重要流域性河道、7个省管湖泊明确了省级河长,省级河长还配备了厅级河长助理、处级联络员,苏州、无锡、常州、镇江等市实行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任双总河长,已出台方案的地区基本确立市、县(市、区)、乡、村河长体系。

  上海市向社会公布了河长名单,覆盖了辖区内所有河湖,淀山湖和元荡2个主要湖泊由青浦区主要领导担任河(湖)长。

  与此同时,河长制制度建设不断完善。江苏省建立了全省湖泊管理与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将在6月底前全面出台省级河长会议、信息管理、督导检查、考核、验收等五项制度,镇江市拟将河长制工作纳入政府绩效目标考核。

  浙江省印发了《2017年度河长制长效机制考评细则》、《2017年度“五水共治”(河长制)工作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及评分细则》,正抓紧制定挂牌督办、挂号销号管理、劣Ⅴ类水投诉举报管理、劣Ⅴ类水预警管理四项制度,《浙江省河长制规定》(草案)已经省人大常委会初步审议,最美河长评比等激励机制已经形成,相关验收制度已经建立并执行。

  村民自治:新经验、新做法

  随着河长制的深入推进,各地在制度设置、方式方法等方面不断创新,涌现出一批接地气、效果明显的经验、做法。

  ——“民间河长”开始发挥出重要作用。中步村积极探索村民自治管理模式,将村级河道按照地域位置进行划分,由河道行业管理单位履行指导、监督和考核职能,村委会发动村民踊跃参与河道日常养护保洁工作,制定规章制度,进行日常监督,村民则按照行业标准对承包河道加强保洁作业,保证水清岸洁。

  “村民自治最大的好处是通过同村老百姓间的相互监督与制约,形成爱河护河的共同理念,平时的河道清洁小问题也能快速解决。”中步村村支书邵红光说。

  ——基层河长的方式方法不断创新。在浙江绍兴市越城区西小路社区,面对居民在65个河埠头流动洗涤的现象屡禁不止的情况,社区河长诸妙茵率先提出了爱水护水积分制,给沿河居民发放积分绿色账户,通过及时劝导、无不文明行为可积分,并以积分兑换礼品等方式,引导更多居民从身边做起,从小事做起,参与爱水护水活动。

  ——信息化管理不断加强。绍兴市等开发了覆盖全市范围的“绍兴河长通”和“河长APP系统”,全面实现全市7383名河长电子化巡河,巡河记录通过APP系统实时回传到市、县、镇三级治水办。

  一河一策:以流域推地域

  随着河长制工作的深入,为进一步加强对地方落实河长制任务的指导,6月1日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正式印发《太湖流域片河长制“一河一策”编制指南(试行)》,从编制的对象、主体、依据和河湖现状、存在问题分析,以及治理保护任务与措施等方面为地方制定“一河一策”提供具体化的技术指导。

  在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的积极推动下,在各地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共同努力下,太湖流域片内河湖管理与保护初现成效。

  ——浙江省完成消灭垃圾河6500公里,消灭黑臭河5100公里,河湖库塘清污(淤)1.4亿立方米,基本清除了“黑、臭、脏”的感官污染,城乡水域及周边环境得到较大改观。

  ——江苏省骨干河道实现了河长、河道管理单位、管护人员、管理经费“四落实”,骨干河道配备保洁管护人员近1.2万人,47.9%的河段实行了社会化管护。

  “目前一些地区还存在河长制任务落实不全面、进展不平衡、制度不完善等问题。”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局长吴文庆说,“后期将继续督导各地抓紧全面出台市县以下工作方案,积极探索助推河长制的有效抓手,强化对跨省河湖省界断面、入太湖重要口门的监督监测,并研究制定河长制评价方式、操作细则,积极推进河长管理信息系统建设,力争在全国率先建成更加全面、科学、规范的河长制体系。”(胡璐、王立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