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

经济日报:“一河一策”护生命之水 ——太湖流域片推进河长制工作调查

2017-09-30

 

 

在上海市青浦区青西郊野公园,游客在绿色天然的景色中迷醉,用相机记录下这一片绿色天堂。

 

在太湖新城的三船路港,河道保洁员正在认真清理河面垃圾,保持河道干净清洁。

 

在环山河桥上,一位老年游客流连江南水乡美景,欣然用手机拍照留念。

 

在越城区府山街道越都社区的环山河中,一位河道保洁员在认真清理河面垃圾,保持河道干净清洁。

  核心提示

  青山绿水,草长莺飞,湖鱼起跃,杨柳轻垂,这是多少人梦想中的家园。面对江河湖泊中漂浮的垃圾以及变色的河水,社区居民希望自己的家园能够重归舒适与干净。日前,记者深入浙江绍兴、江苏苏州、上海等城市,与太湖流域片的河长们一同巡河,感受青山绿水的美好和梦想家园背后,太湖流域片所付出的努力和获得的经验。

  新手段确保巡查高效

  河长责任如何落实?绍兴河长通能够记录河长每天巡河的足迹,即时拍照上传河中出现的污染源,帮助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确保每个河长认真巡查,落实责任

  一位身穿筒裙的中年女士,柔和细雨中撑着伞,在浙江绍兴越城区府山街道越都社区的环山河边静静凝望。片刻后,她快速走到河边石台,用树枝捞起河边行人丢弃的餐巾纸,扔进垃圾箱内。每天下午四五点,环山河越都社区段,都会出现她的身影。“我叫傅剑萍。”她的笑容含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是环山河越都社区段的河长。这一公里河段,我每天都要仔细巡查一遍。”傅剑萍介绍说,巡查的重点是河水是否干净,是否存在偷排偷放工业废水、生活用水,以及路人扔入河中的垃圾。

  “如果河长发现问题不上报,甚至没有巡河怎么办呢?”面对记者提问,她打开了一个墨蓝色的手机APP,“这是绍兴地区河长的专用APP‘河长通’,如果发现河道有偷排偷放或者水质问题,就要直接拍照,并及时上报”。记者看到,河长通页面上还有“详情”“问题”等按钮,可以直接拍照并将照片传到后台系统。

  此外,在形似地图的页面上,记者看到,有一条足迹线沿着河岸延伸了出去。“这是我巡河的记录。你看我走到桥边时,发现对岸有些疑似脏东西可能会污染河水,我就上桥走到对岸去观察了一下,这些都被河长通准确记录下来了。”傅剑萍指着手机屏幕上那条蜿蜒的蓝线说,“它记录着河长每天的巡河里程,防止河长偷懒不巡河”。

  “保护这条河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傅剑萍指着河对岸几位穿着透明雨衣的大学生,他们也在河边捡起杂物,扔进垃圾箱。“那是绍兴文理学院的学生‘河小二’,是绍兴水环境治理的青年志愿者,也在河岸边徒步巡查治理水污染,做好治理污水的‘最后一公里’。”

  “居民生活用水污染看似不多,却是河水污染治理的难点。”绍兴市越城区北海街道西小路社区党委书记、社区主任诸妙茵人如其名,透着江南水乡的灵动与秀气。“古老的江南文化离不开这缓缓流动的河网水系,但古老的生活习惯却是把洗衣淘米和生活垃圾也泼进小河里。久而久之,河水淤塞,水环境恶化严重。”说到这里,诸妙茵皱了皱眉。

  “为了改变居民根深蒂固的生活习惯,我们苦思冥想,发明了‘绿色账户’,将社区福利的发放和居民生活习惯挂钩。”诸妙茵介绍说,社区建立了专门用于购买社区福利的专项“绿色账户”,并给每位学生发放“绿卡”,用以记录每月污水排放情况。同时,如果居民观察并举报乱倒垃圾和生活废水的行为,也可以获得积分。检查发现连续一个月没有出现乱倒生活污水垃圾入河时,就可以凭每日记录的绿卡,在专门的“绿色账户”中提取相应的绿色福利,“一般是抽纸、毛巾等日用品,虽然价值不高,但很好地调动了居民改变生活习惯的积极性。久而久之,很多居民就不再往河里倒垃圾了。加上雨污分流等措施,现在社区附近的水质从劣五类,上升为三到四类水质了。”诸妙茵笑着说。

  太湖流域管理局副局长黄卫良向记者介绍说:“治水情况复杂,单靠一个部门、一项措施往往难以解决。因此河长的主要任务,一方面是牵头统筹、综合施策,解决水环境管理的顶层设计问题;另一方面河水治理的效果必须呈现在河道是否干净、水质是否有明显提升上,这就需要河长下沉到每条河道,徒步巡查,解决河道治理的‘最后一公里’。”

  腾笼换鸟带来金山银山

  如何保住绿水青山?要绿水青山并不意味着不要经济发展。通过积极转型升级,腾笼换鸟,引进更加环保的项目,可以实现经济健康发展

  紧靠苏州市吴江区太湖新城的东太湖,湖水拍岸,让城中弥漫着清新的空气。湖中巨大的阅湖台喷泉,与苏州湾CBD和东太湖生态园交相辉映。“生态园、阅湖台都是不收费的,我们可以随时来这里游玩,享受绿色环保带来的舒适感觉。”一位来此游玩的市民边拍照边说。

  然而几年前,东太湖却与今日的宜居景象大相径庭。“那时候这一带住的都是渔民,主要产业就是大闸蟹养殖。”东太湖生态园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大闸蟹养殖所投的饵食沉淀后污染水体,使得东太湖流域的水质变差,那时候空气中都飘着一股怪味。然而由于大闸蟹利润不低,越来越多渔民选择养殖大闸蟹,对水质影响越来越坏。”

  为了有效解决生态环保问题,东太湖区域在推行河长制基础上,进行了整体战略规划设计,推动了东太湖生态园和苏州湾CBD建设,主要产业由大闸蟹养殖转为文化旅游消费、服装设计、商业出租等。遥望生态园一处大草坪上,一场婚礼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这里的风景很美,草坪也经常出租给置办婚礼的伴侣,很受欢迎。”负责人笑着说。

  转型升级的典型,当属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的“酷玩小镇”。柯桥曾经有“中国轻纺城”的美誉,当地化纤产业、印染产业发达,但印染造成的污水排放也成为非常头疼的问题。柯桥区下决心关停、迁移造成大量污染的纺织印染企业,并腾笼换鸟,在柯桥开启了东方山水风情园、乔波冰雪世界、浙江国际赛车场等项目,“这些娱乐项目带动了基建、服务产业发展,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纺织等产业迁移或关停带来的经济下滑、劳动力失业等问题。”柯桥区柯岩街道纪工委书记陈旭鹏指向酷玩小镇东方山水风情园一期项目:“东方山水风情园一期投资达80多亿元,今年初夏正式开园。它给居民百姓带来了绿水青山,也一定能带来金山银山。”他的眼中充满了憧憬。

  2016年10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28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明确指出,各级河长由党委或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建立健全河湖管理保护监督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强化考核问责,实行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严格按照有关规定追究责任。多头管水的“部门负责制”,将向“首长负责、部门共治”迈进。

  “治水情况复杂,同时也有腾笼换鸟、经济转型升级的压力。因此单靠一个部门、一项措施往往难以解决。”黄卫良向记者介绍道,“河长尤其是党政一把手河长的重要任务,就包括牵头统筹、综合施策,解决水环境管理的顶层设计问题,同时确保经济不掉队”。

  顶层设计“一河一策”

  治水中遇到的特殊问题怎么处理?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解决。绍兴涤荡湖和上海治理“以船为家”的船屋,就根据实际情况采取了不同措施,起到了良好效果

  “各地水问题的特殊性,要求我们加强顶层设计,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针对不同流域、不同支流甚至具体的河道,规划设计不同的解决方案,施行‘一河一策’。”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局长吴文庆在太湖流域片第二次河长制工作交流会后说。

  事实正是如此。“一河一策”政策的推行,给予河长们针对河道具体问题,提出解决之道以空间。绍兴市高新区就面临这样的问题,“整个绍兴地区地势南高北低,高新区这里也不例外。”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秦国金站在涤荡湖前向记者介绍,“而南北水系相互隔离,每逢雨季,湖水上涨,给防洪带来不小的压力”。为了解决问题,高新区开掘涤荡湖工程,并在南北两端设置8个涵洞,打通南北水系,大大减轻了防洪压力。如今湖水摇曳,白鹭在水边的芦苇荡上梳理洁白的羽毛,时而跃上水面,静静飞翔。“涤荡湖同样设有河长,将防洪与环保结合在一起,符合高新区水系的环保要求,成效也很显著。”

  对上海来说,以船为家的渔民是上海河道的一大特色,但也是环保压力的一大来源。许多渔民以无船名船号、无船舶证书、无船籍港的“三无”船为家,在河道中漂泊,也将废弃物、粪便等直接抛入河道中,给水污染治理带来巨大压力。“然而相关部门查处‘三无’船屋时,这些船屋就会沿河道东躲西藏,顶多缴纳罚款,之后就躲进邻省,等风波过去再开回来。”上海市河长办常务副主任刘晓涛向记者表达了无奈。“为了解决船屋对河道污染,上海市采取了就地销毁‘以船为家’的‘三无’船屋的办法。在对船屋进行查禁时,查获一艘船屋,立刻就地销毁一艘。各条河道履行河长的监督职责,发现船屋立即上报,坚持查禁销毁非法船屋。同时也会给船屋寄居者一定补偿,帮助其上岸租房,稳定就业。”截至目前,上海列入整治计划的471条段、总长631公里的中小河道均已基本完成“一河一策”编制任务,取得良好成效。

  《意见》要求,坚持问题导向、因地制宜,立足不同地区不同河湖实际,统筹上下游、左右岸,实行“一河一策”“一湖一策”,解决好河湖管理保护的突出问题。“北方有河皆干,南方有水皆污”的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但南北方不同的水环境问题,确实要因河施策。更进一步说,不同流域甚至不同河流,都有其特殊之处。在不互相推诿责任的前提下,找到河流污染的症结,才能够“一河一策”对症下药,解决复杂的河水污染问题。